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走进山西青铜博物馆的精彩世界
孙瑞生
08月16日

7月的山西太原,被高温笼罩,但“山西青铜博物馆开馆”的消息,仿佛给闷热的天气吹来一阵清风。一时间,太原市民蜂拥而至,享受这文博的盛宴。

作为山西博物院的分馆,山西青铜博物馆位于风景优美的长风文化商务区文化岛上,与太原博物馆联袂共享5个既连通又独立的红色椭圆倒锥体建筑群。

山西青铜博物馆位于太原长风文化商务区文化岛上。孙瑞生摄

“从2018年10月项目启动到今年6月30日完工,用了不到8个月时间。而正式进场施工是今年4月29日。”山西省文物局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韩炳华告诉记者。

“这是中国首家省级青铜专题博物馆,展示面积1.1万平方米,展出文物2200多件,主要来自历年考古发掘出土和近年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追缴的珍贵文物,荟萃晋系青铜文物精华。”山西青铜博物馆讲解员李惠介绍说,7月27日开馆,每天接待参观者3500人左右。

见证华夏文明进程

“世界各文明古国大致都经历过发达程度不同的青铜时代,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青铜器的国家之一,夏商周时期,我国的青铜铸造业高度发达,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的青铜时代。”

韩炳华研究员介绍说,山西地处华夏文明的核心区域,作为文物大省,商周以来的考古发现层出不穷,晋国遗址、天马曲村遗址、翼城大河口遗址、绛县横水倗国墓地、陶寺北墓地、酒务头遗址等重大考古发现,均出土了大量精美的青铜器。这些青铜文物跨越整个青铜时代,数量众多,种类繁杂,器型稳重,纹饰质朴,工艺领先,尤其是在东周时期独领风骚,成为青铜时代晚期标准“式样”,在中国青铜器时代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见证之一。

各种青铜器有序排列,散发出古朴而厚重的光泽。孙瑞生摄

在山西青铜博物馆4层的“吉金光华”主题馆里,记者看到,

不少“重量级”的青铜器在这里“崭露头角”。

1983年出土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遗址的陶寺铜铃,是目前山西发现最早的青铜器,距今有4000多年的历史;

因周武王赏赐而铸的“义尊”原型,是目前山西所见西周时期最早的青铜器;

太原市民争相到山西青铜博物馆参观。孙瑞生摄

见证晋国历史的几件重要文物,如:始封于古唐国的叔虞的鼎、第一代晋侯燮父的鸟尊、春秋时期称霸中原的晋文公的盘,还有晋国晚期正卿赵简子的大鼎等……

置身其中,仿佛穿越历史,看到春秋时期黄河流域诸侯方国“钟鸣鼎食”的场景。

“将青铜器作为礼器使用,中国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礼乐文明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到治国安邦,小到个人修养,礼乐制度指导和规范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举行祭祀、宴享、朝聘、婚冠、丧葬等活动时,均使用礼乐器。这些礼乐器,通过材质、形态、装饰、色彩、铭文和组合方式的差异,新博狗开户:呈现了人们不同的身份等级和价值取向。汉代以后,青铜器与礼制之间的关系逐渐淡化,但礼乐制度的文化内涵已融入到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

一位妈妈带着年幼的女儿参观。孙瑞生摄

“山西青铜器体现了商周王朝的文化脉络,反映了中国礼乐文明发展演变的进程,而且由于地缘关系,还融合了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面貌。春秋中期以后,晋系青铜铸造工艺不断创新变革,达到了技术和艺术上的巅峰,对东周时期的社会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韩炳华表示。

讲述晋国真实历史

据历史学家考证,关于晋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1世纪。武王克商,西周建立,其后成王即位,分封诸侯,为了巩固统治,他将唐地封于其同母弟叔虞,史称“叔虞封唐”。叔虞去世后,其子燮继位,将国号改“唐”为“晋”,从此开启了晋国600年的基业。山西简称晋,也由此而来。其后的晋国历代君侯励精图治、开疆拓土,使晋国逐渐强盛。周室东迁,文侯首功;城濮之战,践土会盟,更是确立了晋国的霸主地位。晋国称霸近150年,至春秋晚期公室衰落,六卿专权,最终导致“三家分晋”,韩、赵、魏变法图强,称雄战国。

赵卿鸟尊前挤满了争相参观的市民。孙瑞生摄

在山西青铜博物馆,鼎、簋、觥、尊、卣、钟、剑、镞……一件件精美的食器、酒器、乐器、兵器,如此近距离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无不生动地还原商周时期祭祀、战争和婚丧嫁娶的日常画面。

而在数目繁多、让人目不暇接的“重器”当中,晋公盘无疑是比较出众的一个。

据讲解员李惠介绍,晋公盘是2600多年前,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为长女孟姬远嫁楚国特制的青铜礼器。盘口径40厘米,总重7000余克,浅腹平底。内底中央饰有一对精美浮雕龙盘绕成圆形;双龙中央,有一只立体水鸟;双龙之外,还有四只立体水鸟和四只浮雕金龟;再向外延,又有三只圆雕跳跃青蛙和三条游鱼;最外圈,则有四只蹲姿青蛙、七只浮雕游泳青蛙和四只圆雕爬行乌龟。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圆雕动物,都能作360度转动,鸟嘴也可以启闭,乌龟头也可以伸缩。

晋公盘是晋文公重耳为长女孟姬制作的嫁妆,是所有青铜器中价值最高的。孙瑞生摄

在“晋公盘”内壁还发现铭文七处,每处三行,共183字。这些铭文清晰呈现了晋文公时期的晋国盛世气象,传递了春秋中前期极为珍贵的历史信息,在青铜器中实属罕见。

义尊,国家一级文物,目前山西所见西周时期最早的青铜器,2019年5月13日被山西公安从香港成功追回。孙瑞生摄

义方彝和义尊配套,是目前考古学界所见不多的带提梁的方彝。孙瑞生摄

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义尊”。

据介绍,义尊出土于山西省洪洞(tong)县,是国家一级文物,敞口,方唇,扉棱发达、器体厚重,圈足下接高台,内铸21字铭文,记录了无比珍贵的史料。义尊铭文中提到,武王赏赐义三十朋贝(贝是西周时期的货币,五贝为一串,两串为一朋)。

韩炳华说,义是西周早期的商移民,而武王赐给他这么多钱,揭示了当时西周初期对商移民的特殊政策,传递了极为珍贵的历史信息,对研究西周初年历史提供了珍贵资料。

凤鸟纹提梁卣,是商代青铜器中的精品。孙瑞生摄

韩炳华告诉记者,晋国青铜器是山西两周时期最为重要的青铜器。20世纪50年代以来,侯马晋国遗址、曲沃晋侯墓地、太原金胜村墓地等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将晋文化越来越清晰地呈现于世人面前。在晋侯墓地114号墓中出土了一件“晋侯鸟尊”,是山西出土的最早的晋国青铜器,鸟尊十分逼真,但写实的同时又增添了新的艺术设计,匠心独具却似浑然天成,华丽而不失质朴。晋国青铜器以新颖的器型、精巧富丽的纹饰和卓越的范铸技术,成为中原青铜文化的典型代表之一,散发着晋文化雄浑大气的独特魅力。

这些青铜器时间跨度很大,从商周一直延续到汉代,从某种意义上它也反映了山西在青铜时代的重要性。

“追寻”路上写满了故事

据了解,此次在山西青铜博物馆展出的2200余件青铜器,其中700余件是近年来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追缴的珍贵文物。

“每一件文物背后都记录和诉说着一段尘封往事,书写着一个艰难而又曲折的故事,浸透了山西公安民警的心血和汗水。此前它们星落各地,有的被不法分子私藏,有的流落国外。”韩炳华说。

“兽型铜觥”,商代盛酒器,国家一级文物。觥流行于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成语“觥筹交错”就来源于此。文物贩子曾以底价1300万元的价格到香港保利拍卖会拍卖,后因犯罪嫌疑人不舍,欲以赝品调包致交易流产,又将其偷运回境。民警最终在上海追回这一珍贵文物。

西汉“彩绘青铜雁鱼灯”,另一种风格的“长信宫灯”,因其珍贵精美,文物贩子没有舍得出手,而是将“雁鱼灯”藏了起来,准备将其作为自家的传家宝,留给子孙后代。公安干警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通过细节顺藤摸瓜,终于找到藏匿地点将文物追回。

兽首衔凤纹镈钟,钟体上小下大,纽作镂空双龙相对形,舞部和鼓部饰兽首衔凤纹,钲部饰兽首双身纹,篆部饰蟠螭纹,枚为盘绕状螭纹,纹饰精美,铸造工艺精细。这组春秋时期的一级文物是犯罪分子从山西省闻喜县上郭城址和邱家庄墓群中盗掘,其中最小的一件因破损未及倒卖,其余三件几经易手,先后流转于北京,天津,上海,深圳等地。当公安人员发现文物已卖给香港买家,立即赶赴香港开展工作,经过一系列斡旋,迫使买家将三件重量级的国宝带到北京交回,终使4件镈钟“团圆回家”。

而在所有被追缴的青铜器当中,义尊是价值最高、最重要的一件器物。

据韩炳华透露,义尊被盗掘出土后,被迅速倒卖,流入文物市场就引起了强烈轰动,在拍卖市场,一度被竞拍到5000万元。但经3次易手后,从此下落不明。为追回这件被盗文物,山西省副省长刘新云亲自调度,办案民警历时半年缜密侦查,终于在2019年5月13日将义尊从香港成功追回。

山西青铜博物馆讲解员吴楠向参观市民介绍汉代一级文物雁鱼铜灯,此为山西公安追回文物。孙瑞生摄

“跟义尊配套的还有一件纹饰相近的的带提梁的方彝,据了解,拍卖价达到了4000万美金,也被成功追回。”韩炳华说,义尊和义方彝都是西周早期的青铜器,铭文中都提到了武王,记载了“丙”族迁徙的过程,或为武王生前所制,或是武王死后成王时的器物。它们对于了解商周政权交替后、商遗民政治地位的变化很有意义。

据了解,山西省公安厅2018年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全省公安机关已累计破获文物犯罪案件1037起,打掉文物犯罪团伙18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639人,追缴文物30168件,其中,一级文物143件,破案数、抓获犯罪嫌疑人数和追缴文物数均超过前十年总和。专项行动有力地遏制了全省文物犯罪多发势头,一度猖獗的盗掘古墓葬案件自2018年5月以来,一直保持了“零发案”。

“之前我们还担心青铜博物馆没有东西可摆,现在发愁放不下。”韩炳华告诉记者,目前山西省公安机关移送历来的文物多达25000 余件,而此次展出其中的700件精品,还有很多精品将陆续展出。”

韩炳华说,“说到盗墓,不能不提晋南闻喜酒务头。”

据了解,2019年3月,“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主持发掘的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项目,因对于研究商代墓葬的形制结构、葬俗、墓道功能与等级关系提供了极好的资料,位列其中。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考古新发现”竟一度被垄断在盗墓贼手中,5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墓中只有1座没有被盗。控制酒务头墓地的就是闻喜“盗墓黑帮”。

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刘绪说,此次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的力度和策略远胜以往,不仅仅限于个案的破获,而且坚持从盗掘到销赃再到收藏整个链条的追索,对一个个盗掘和销赃的产业链给予了沉重打击,起到了非常大的震慑作用,是一种创新、高效的工作方式,值得全国借鉴。

而作为山西青铜博物馆的主要筹建人之一、山西省文物局巡视员宁立新表示,山西青铜博物馆很重要的青铜精品就是这次打击文物犯罪的成果,可以说是这次行动追缴的大量青铜器,促成了这座博物馆的建设和开放。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吉林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著名考古学家、青铜器研究专家李峰参观山西青铜博物馆后高度评价,认为藏品品质之良、历史价值之高,令人震撼!并坚信,山西青铜博物馆一定能成为全球收藏、保护和研究中国青铜器的新中心。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
tyc389.com 申博现金网 银河真人投注登入 大富豪彩票电子游戏直营网 博彩用户投诉网站
同乐彩网址直营网 皇浦开户网址 澳门葡京真人 网上买球网址开户 ds太阳城娱乐在线
申博代理 心博天下平台怎么样官方网 澳门太阳娱乐 新濠娱乐城电子游戏 澳门大金湖赌场注册
银河百家乐网址登入 BBIN馆环亚娱乐游戏 太阳城娱乐城网址 红姐心水高手论坛 沙龙娱乐注册网址